會員登錄

征文系統

公眾號

走不出這條河流

首頁    深學篤用天津行動    走不出這條河流

走不出這條河流

楊仲凱

一條河流之于一座城市,是飲水之源和精神象征,而若能達到“母親河”的高度,河流如果治理不好,城市的生態就難說好;反之,城市之美,主要就美在河流。

海河穿天津城而過,奔渤海而去,天津人在海河兩岸居住,喝著同一條河里的水。很多人早上出門順著河流兩岸的道路穿梭,或在河流之上的那么多橋梁上跨來跨去。海河就在身邊、就在腳下,海河之美習以為常,許多人沒工夫細看。但我不看也得看,因為海河水就在我如今的律師所辦公室樓下。

十多年前,我的家也在海河邊的高層。那時,我在窗前寫作,低頭和抬頭都能看見海河。我看著冰河解凍,春潮涌動,看鷗鳥飛翔,看著太陽跳躍的光芒,一頭扎進夏天的河水里,浮光躍金。我越過海河的森林公園到親水平臺上去,看著天氣慢慢涼下來,海河水又結了冰。每年冬天,我都要到冰面上走走。垂釣的人,夏天也釣,冬天也釣。

后來,我搬到城南居住,我以為我不會和海河水有那么近距離接觸的機會了,沒想到我的辦公室又設在了世紀鐘旁邊、解放橋頭的茂業大廈。這座百年老橋定期開橋的時候,我的辦公室是最佳觀賞地,每次開橋,海河燈火映耀下,我都會請朋友來觀賞,這樣的美景不敢獨享。白天的時候,我從辦公室的落地窗往外看,遠望高遠的藍天,再俯視波光粼粼的海河,好像一彎腰一伸手,海河水隨時能用來洗手洗臉,洗凈自己。

登高望遠才能看得清。在這高樓之上,大半個天津城都能看見。而由遠及近地細看,才能搞清楚自己和這座城市的關系,就有一種身為天津人的榮譽——哦,天塔在那邊,解放橋在這邊,而自己,就在海河這邊。這座美麗的城市是像我這樣普通的每一個天津人的。

所有的河流都是彎的,海河也一樣。我所在的海河解放橋一段兒,是海河精華所在,天津的土洋結合的文化,都散落在這周邊了。從河流本身之美來說,這也是海河最美的灣;河有灣才有曲線,才有婀娜的風姿。河流的走向是彎的,道路也是曲折的,人生也一樣,從來就沒有坦途,這是海河母親用她的身姿給我的啟發——然而,走下去就是了,就能到大海。天津的道路是彎的,天津人不說南北說左右,都是源于這條海河——站位高,就能把一條河和一座城的秘密看清楚了。

我的窗外能看到解放橋那端的百福樓,那是很久以前的建筑了;但是目光所及,好像絕大多數的高樓,都是這些年來的杰作,百福樓旁邊的恢弘建筑津灣廣場,從河對岸的天津站下車的所有外地人都能第一眼看到,我坐在窗前也與其每天對望。我經常從天津站乘坐高鐵到北京去辦事。我這個渺小的個體,不自覺地搭乘了京津協同發展的列車,讓我的事業能在京津兩地開花。

每次乘高鐵,我都步行到車站;我行走在海河邊上,行走在天津的歷史和文脈里。我每天都要從解放橋上經過,或是步行過橋坐地鐵,或是傍晚開車過了解放橋回家——當然我早上從家的方向開車來,也要過解放橋。這橋梁、這河流,我每天都會以不同的方式親近。我有時還會在中午到海河邊散步。我徜徉在海河邊,混在外地的游客中間,看著他們高呼“拍照”。

我在我的母親河旁邊,我在我的故鄉,我在詩里畫里。

解放橋天津站一側,是海河游船的一個碼頭,我平時不會自己乘觀光游船,但我也沒少在那個碼頭登船登陸,因為總有文友和客戶從遠方來,我當然要盡地主之誼。我在船上取代導游,給友人們介紹天津的文化和歷史,還有我個人幾十年來的生活體驗,從解放橋到永樂橋,這段河里裝的都是我這個天津孩子的深情。上岸,我會帶朋友坐上河流之上的“天津之眼”。那時,每個人的臉都像流光溢彩的夜晚一樣燦爛。

海河上的橋梁增加了很多。過去沒有大沽橋,而有一個廣場橋。我記得我年少時廣場橋附近有碼頭,我父母親曾帶著我們乘船游覽海河?,F在回想起來,那時海河邊的高樓很少。這些年來,海河水一直流個不停,但也還是同一條河流。我們這些本鄉本土的人,在自己的地盤帶著外地朋友游覽,直到現在仍游不夠——也許,我們這一生都走不出對這個城市的牽掛,都走不出這條河流。

2022年2月7日 11:18
?瀏覽量:0
?收藏
一本天堂v无码亚洲道久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