會員登錄

征文系統

公眾號

支援實錄 夤夜出征

首頁    深學篤用天津行動    支援實錄 夤夜出征

支援實錄 夤夜出征

 

楊榮

 

周圍一片黑,手機鈴聲在深夜里格外突兀驚悚。我的夢正做到緊張刺激的橋段,夢里的人和夢外的人同時受到暴擊,讓我的頭一下子脹起來,心突突地猛跳。

看屏幕,3:28,貨真價實的深夜。來電話的是處長,我一下就猜到是什么情況了。一邊走向外屋一邊接起來,處長的口氣倒還不疾不徐的,先是抱歉打攪我休息,然后通知我根據上級指示,要我作為市里下沉干部準備去津南疫情封控區支援防疫工作。“你現在準備一下,6點大禮堂集合出發。”“是。”這種時候,無需多言,部隊式的回答就夠了。我腦子運轉起來,問行李有什么要求嗎?處長說個人物品自己酌情決定,帶好被褥。具體情況他掌握得也很有限,要有心里準備,有困難多克服,和上邊反映。他又說,可能的話,多帶一床被子,昨晚出發的第二批同志走得太急,沒帶被褥,疫區交通控制很嚴,解決這問題還需要時間。你現在進去,正好給他帶過去。我回應,明白了,我盡量想辦法。

結束通話,告訴妻子我要出發了。平日里睡覺睡不夠的人,被人影響可是會下手掐的。這次她卻也是一下子起來了,沒有聽我做思想工作,很平靜地說:“我幫你收拾。”就動起手來了。

這時我腦子里思緒真的很多,不用顧慮妻子的反應的確讓我放松不少。翻出家里最大的背包和旅行箱,一邊兩個人商量帶什么不帶什么,一邊開始洗漱。洗到一半,想起處長的囑咐,趕緊告訴妻子,看家里有沒有富余的被子,多帶一床給同事。她眉頭皺起來一點兒,我以為她是太愛惜自己精心買回來的被子,原來她頭疼的是別的事:“我要給你帶那么多東西呢,被子好占地方呀。”我一時又是感動又是想笑,趕忙好聲好氣安撫加開導:沒事的,不用帶太多東西,剛開始幾天可能會艱苦一點,不過應該很快上面就會幫我們解決的?,F在同事在那邊沒被子,休息不好怎么干活???運也不好運進去,咱有被子我就給帶過去,解燃眉之急吧。結果,旅行箱的一半歸了兩床被子,不帶枕頭了,衣服疊起來就能應付。衣服洗漱用品這些妻子都收拾出來裝好了,我帶好了自己會用到的東西,簡單吃了一口東西,順手也劃拉點吃的東西帶上。其實大半夜哪來的胃口呢?不過知道下面會面臨什么情況很難說,能吃就要先吃一口吧。

收拾好了,5點了。我抱抱妻子,囑咐她別擔心。其實心里不知更多地是在安慰她,還是安慰自己。這我才發覺她其實還是在微微撅著小嘴的,心里一疼,看來她是一直在忍耐著的。唉,平日里什么都要問我,“耍賴”式求保護求照顧的人,一下子要分別,讓我去充斥著風險和未知的地方,她現在心里是什么感受呢?抱她的雙臂更緊了一些,一個勁兒重復,沒事的沒事的,別擔心別擔心,你看這一年多了,哪還有工作人員防疫時被感染的?相信國家相信政府,啥事咱們都能解決的!

我嘴里一邊說著,心里一邊在猶豫盤算。躊躇一番,還是說了,我去疫區支援。你自己一定照顧好自己,是讓你媽過來陪你,還是你回去住你自己決定。這段時間多和我爸媽聯系聯系,他們肯定也擔心我,但我不見得有空多和他們說。你多和他們溝通溝通,安慰安慰他們,也算為我分擔分擔。她答應著,并不多語。

看著時間差不多了,我拍拍妻子,讓她去補個覺。我出發了,不能誤了“點卯”。小區門卡和門鑰匙都不帶著了,減輕點分量,反正回來時一定有人在迎接我的。

出了門,叫個網約車。夜色依舊深沉,卻并不很冷。上了車,告訴司機師傅去大禮堂,師傅一樂:“我上一單剛從那邊過來!”師傅說昨晚他也是一通往大禮堂跑,周圍堵得厲害。我說是啊,那是第二批,我們現在這是第三批。我趕緊問,現在那邊不堵吧?師傅說現在沒事。我放下心,想著要是真的誤了時間了糟糕了??纯磿r間,我知道爸媽已經起來了。想了一下,還是先給爸爸打電話。

“爸,接通知,我去津南支援了,告訴你一聲哈。”

“嗯,知道了,去吧。”

爸爸不是喜歡多說話的性格,這次一樣言簡意賅。但我聽他這次的口氣倒不像平日里那么深沉疏淡,反而倒有幾分釋然的味道。他從來不干涉我的事情,也不是說他始終相信我的判斷,而是他堅持男人就得自己決定自己的人生,無論對錯自己承擔就是了。不過我就是確定,這次他不會質疑我前行的方向,他一定是支持我的。

“一會兒你告訴我媽一聲吧,或者一會兒我有空告訴她……反正一會兒再說吧。”媽媽這邊我多少有點猶豫。

一路奔過去,和師傅聊著,一句話,就是相信黨和政府,咱一定能搞定!我還說呢,師傅你送我們這么多去支援的,也是為防疫做貢獻啊。師傅車速不減,哈哈笑起來,告訴我:“兄弟,8分鐘就到!”

到了大禮堂跟前,車都擠在一起了。這是情理之中的事,大家都是半夜接到的號令,從四面八方趕過來集合出發。司機師傅一番閃轉騰挪,把車停在路邊,幫我拿出來箱子,說著再見,也說注意安全。

進入大禮堂的廣場,人山人海。大半夜緊急集合,大家又來自不知多少個單位,彼此不認識,幾十輛大巴車已經停好。這樣的突然拉動,秩序井然是不可能的。大家打電話、看手機、左顧右盼、踮起腳來招手呼喊……所有人的想法卻都是一樣的——趕緊找到自己的隊伍,可別掉隊啦!

我根據處長發來的信息,給部里的領導打電話,第一遍,通話中;第二遍,依舊。我知道這也是很正常的,大家都在聯系中,線路肯定忙。又沉了一下,再打,通了。找了一下,接上頭了。我在地上放下東西,終于能喘口氣了。很快,同一批出發的王哥也到了。問一下,他是1點多接到的通知。好吧,看來我還多睡了一會兒啊。

場面雜亂而熱烈,大家緊張而激動。找到隊伍,拍個照留念,上了大巴。放好行李坐定,大家找到自己單位同事或是以前認識的朋友甚至剛結識的“戰友”,都在熱烈討論,提各種問題。具體去哪個區域?要做什么工作?穿不穿“大白”?封控區現在什么情況?有多嚴重多緊張?……所有這些問題,大家能得到的答案基本都是“不知道”,可更多的是彼此之間的鼓勵和打氣:“就聽上級安排!讓干啥干啥,肯定沒問題!”大家也沒什么信息可交流,就有人開起玩笑來:“我尋思不得有個動員講話,誓師大會什么的,原來也沒有啊,‘冷啟動’哇。”大家笑,有人就回應:“國家召喚咱防疫,哪用動員!”

人到齊了,就等啟程。怎么還不開車呢?時間變得有點兒漫長。終于,前面的車子動了,我們的車子也動了。出發!

天還沒有亮起來,但周圍一片華燈,我們每個人的眼前都是光明,而非黑暗。

2022年2月9日 11:18
?瀏覽量:0
?收藏
一本天堂v无码亚洲道久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