會員登錄

征文系統

公眾號

津生無悔

首頁    深學篤用天津行動    津生無悔

津生無悔

季曉涓

 

從沒有像今天這樣,愛這個城市,為這個城市、為我們自己感到驕傲。

好多好多年前,我曾想遠離天津去深圳。然而,因自己的膽小怯懦,因天津人生來的戀家,終未曾遠離。好活賴活,都要活。“含悲忍痛,得過且過”——說實話,也就是這點憨皮賴臉勁兒我不喜歡;“借錢買海貨”,這話說好聽是樂觀,然而終是好說不好聽。

我不太習慣純天津話的腔調,有一年林永健在春晚小品里惟妙惟肖地用天津話撒了一把潑。天津話有些過于無所謂的酣暢淋漓。而調侃,正是相聲和小品等語言類文藝節目的基底。當我學會自省,學會關照自我,我分析了天津話的形成特點——我沒有和學者交流過這個問題,也沒有查閱過相關資料,僅僅是一孔之見。天津碼頭,南來北往,天子津渡,安徽過境,安徽話黃梅戲的婉約好聽,但跟我們一點不搭界;早年,山東過境的居多,那一輩人來天津學徒的留下來定居的居多,山東話的脆利豪爽也捎帶腳夾雜于天津話中。天津話也不同于北京話中皇城根兒的優越感,但天津碼頭上,也不是一般人能撂地雜坑說一不二的——誰要生存,非得強悍,于是天津話雜糅、拼湊、變宗,形成獨特的天津衛調。

奧密克戎這個倒霉玩意兒,竟然找上了天津,嘛玩意兒!咱是“護城河”??!不能給全國人民添堵,不能拖了北京的后腿。天津人真急了,全城追蹤奧密克戎。關鍵時刻,天津人用了最樸素、最實誠的方法進行地毯式篩查。

徹夜無眠,凌晨四點的街頭,我作為北辰區組織部派出的下沉社區的工作者,心里是一團火,眼眶濕潤,喉嚨滾熱。寒風中挺立的天津,有了別樣的風骨。那是義氣:義不容辭的義,氣宇軒昂的氣。

一次次核酸檢測,一條條長龍,一次次無畏出征,那是天津脊梁。一次次篩查,我目睹了天津人民為了驗核酸,扶老攜幼,砥礪相助。丈夫扶著妻子,六七十歲的老太太騎著電動車載著失能的老伴。二孩的年輕母親領著大的抱著小的。面對一條腿股骨頭壞死的老人,志愿者們伸出手,做老人的拐杖。

我下沉的居委會,其主任是小我幾歲的一個妹妹。我們相識于一場演講。那是2017年北辰區“我心向黨”的七一演講。她是演講者,我是指導老師。我說,你是(吳)健和與(劉)福穎那屆的。她說,對,吳健和和劉福穎是那屆演講中兩個英雄模范,能和他們一塊上臺演講,她感到很光榮。她說:我特別喜歡福穎當時講的,“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淚水?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”。我說,是,那是經典。我也多次引用,因為沒有更合適的話語來闡釋我們對于祖國和家鄉的情感。八十多年前,詩人艾青含淚寫下的這句詩,激勵著一代代熱血青年前仆后繼,無怨無悔,奔赴向前。今天我又提及引用,祝福天津。

津生,無悔。無悔,今生。

2022年2月28日 14:49
?瀏覽量:0
?收藏
一本天堂v无码亚洲道久久